東方今報新聞觀察員李長需
  從一個人物的命運,可以看出一片世界。
  這一周,有幾個人物,處於關註的焦點,引爆輿論關註的同時,也引發了紛紜的爭論。他們命運的背後,隱藏著怎樣的人生解讀,我們就來看看吧。
  第一個被關註的對象,是潛江市60歲男子張澤清。6月10日,張攜帶汽油和自製爆炸物,潛入該市浩口鎮第三小學,劫持52名學生,威脅引爆自製炸彈。危急關頭,女老師秦開美第一個換下了學生人質;而該鎮紀委書記王林華,則再換下秦老師做人質,身上更是被張澤清澆了汽油。千鈞一髮之際,警方果斷擊斃了張澤清。
  老師和地方官員接力做人質,這本是正能量滿滿的事件,但在輿論中,贊美老師與地方官員的同時,還存在著不同的質疑之聲。比如,張澤清該不該被擊斃——“在學生、女教師都被釋放的情況下,請警方給個四槍擊斃疑犯的合理解釋!”“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式?”
  大V律師們的這些質疑,不由得讓人們想起廈門公交縱火案與上海午夜槍案中,人們對嫌疑人陳水總與範傑明的同情。此案也毫不例外,從報道中得知,張澤清是退伍軍人,曾因盜竊和私造槍支兩次入獄;目前因村裡徵地的補償款問題和宅基地劃撥問題,與本村村支書許某發生過嚴重的矛盾衝突,而許某的孫子就在事發學校就讀……這些信息,可以解讀為因徵地糾紛而引發的極端、激烈事件,體現了“弱勢群體的無奈”,這成為部分網友對行凶者抱有同情心的主要原因。
  不過,事髮根源可以逐步釐清,但我們不能模糊罪與非罪的界線,在任何社會,不管行凶者有多少條理由為自己利益提出抗爭,不管他在事發前的處境如何,都不能成為傷害無辜的藉口。離開這點去質疑,同情無疑成為濫情,因此,理性地看待問題,成為一些人的共識。
  說到理性,“唐慧女兒案”的最新進展被贊了理性。上周,最高法依法裁定不核准“唐慧女兒案”兩被告周軍輝、秦星死刑,將案件發回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。這是8年來,被害人母親唐慧堅持上訪,並採取過靜坐、跳樓、說謊、誇張、攔車、訴諸媒體、上網發帖等非常規維權方式以來,最新的進展。隨著唐慧與當地司法機關的互不信任日益擴大,她在上訪中提出了一個“過分”的祈求,即“判處7名被告人死刑”。也正是這一訴求,引發了廣泛爭議。後湖南高院在二審中將主犯周軍輝和秦星判處死刑,這就是最高法不核准死刑的由來。
  值得關註的是,最高法的裁定公開不久,網絡輿論場上再度出現一些爭議。有人同情並支持唐慧的訴求,也有不少人為最高法院的“理性”叫好,甚至覺得唐慧等訴求是想以輿論“裹挾”司法。
  事實上,唐慧這樣一個缺乏制度保護的底層婦女,有表達利益訴求的權利,即便她提出的訴求怎樣不合理,這都是她的權利,而該怎麼判,則是司法部門的事情,司法部門本就該中立、客觀、公正、理性,出現了判死,怎麼怨起受害人的訴求與媒體的監督了?
  唐慧用“再次上訪”告訴我們,她對法律的公正與正義存在著既信任又不信任的複雜心態。這也警示我們,面對唐慧案乃至張澤清案,最終的救濟渠道都是制度公正與法治軌道,求得更普遍的公平正義,才不會有類似的悲劇發生。
  “一哭了之”
  投資2000萬元建設的一個節水灌溉工程,因用水成本較高與當地種植甘蔗的實際需求脫節,導致中看不中用,群眾意見很大。6月11日,在廣西田陽縣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上,該縣縣委副書記黃秋幸在做自我批評時,為作風不實、監管不力導致民心工程變成“傷心工程”、“民怨工程”而痛哭道歉。副書記當眾痛哭,似乎很真誠,但想想這2000萬元建成的工程成了擺設,真讓百姓心痛。“拍腦袋決策”的政績工程並不在少數,似乎從沒有人認為浪費公帑就是犯罪,決策失誤豈能一哭了之,起碼應該進行事後問責,誰讓他拿百姓的錢不當錢?
  柳艷兵
  奪刀少年無需“基因”鍍金
  奪刀少年柳艷兵勇鬥歹徒行為有口皆碑,但11日有媒體“錦上添花”:其曾祖父是革命烈士,祖父是優秀共產黨員,他的身上流著革命烈士的血,屬於紅色基因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這種“錦上添花”遭到了群起拍磚。這“磚”拍得好,少年見義勇為,本是自然純真行為,拼命拔高乃至往“血統論”上靠攏,不僅是對少年的傷害,也是對大眾情感的傷害。
  黃志剛
  贓款捐建寺廟難掩受賄本質
  今年59歲的深圳市原政協副主席黃志光,此前一審被廣州市中院認定受賄300餘萬元並非法持有7支槍支被判14年,而其曾收受的一筆百萬捐款後捐給寺院,也應構成受賄卻未被法院予以認定,遭到廣州市檢察院抗訴。受賄歸受賄、慈善 歸慈善,這應該是共識。接受賄賂雖捐給寺廟也不掩其受賄本質,豈能與捐贈同語。
  蘇榮
  貪腐被懲沒有“僥幸”
  據報道,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他也成為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調查的最高級別的官員。儘管蘇榮的嚴重違紀違法的具體情況尚不清楚,但從媒體披露的情況看,可能出在其任江西省委書記期間,主要涉及土地交易和建設工程的貪腐問題。這也說明,懲治貪腐無論級別大小,更沒有僥幸。
  谷紅梅
  副縣長坐摩的是車改活廣告
  宜章縣副縣長谷紅梅匆匆走出縣政府大門,召了一輛摩的趕往1公里之外的縣舞蹈協會換屆選舉會場。作為副縣長,谷紅梅有權派遣公務車送自己,但她遵循該縣“陽光車改”相關規定節假日和非正常上班時間,公務用車一律封存。副縣長坐摩的是公車改革的一個範本,也是個活廣告,如果都像她這樣,公車改革也不會那麼難了。
  秦開美
  “最美教師”代課20年
  面對劫持,潛江浩口鎮三小的老師秦開美從容不迫、沉著冷靜,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保護了班級中52名學生。此舉獲得全國廣大網民的贊揚,被網友評為“最美女教師”。但令人意外的是,秦1988年參加工作,至今仍是代課教師。長達20多年的“代課”,其間的遭遇可以想象,我們不吝於“最美”的贊譽,但“最美”掩蓋不了這一群體的心酸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東方今報新聞觀察員李長需:關註受爭議人物背後的命運)
創作者介紹

concierge

xu87xuwz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